伺服电机维修,伺服马达维修,伺服电机充磁

东莞恒星伺服电机维修有限公司

邦产智能设备正正在振兴电机企业需充电应战

  前段时间,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不点名地嘲讽美的是“小偷”,让本来普普通通的产品发布会变成了一场舆论大战,这场发布会也让美的和格力的战场从家电转向了智能装备。这使人们不禁开始思考,国产智能装备是否将要崛起?电机企业又该如何满足智能装备的高要求?

  随着自动化设备技术水平不断提高,以及愈演愈烈的“用工荒”、“用工贵”,智能装备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行动也在重点部署智能制造。另外,国务院《智能制造装备产业“十二五”发展规划》中明确指出,至2020 年我国将建立完善的智能制造装备产业体系,产业销售收入超过3 万亿元,实现装备的智能化及制造过程的自动化,使产业生产效率、产品技术水平和质量得到显著提高。

  无论是国家政策还是市场空间,都诱惑着许多中国企业投身智能装备这篇蓝海。而美的和格力其中跨度较大的代表。

  3月4日下午,格力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办了格力智能装备发布会。发布会上,董明珠及参会嘉宾的发言及论坛讨论中多次强调自主创新,并多次不点名谈到其他企业收购海外机器人公司。董明珠宣称,我不否定别人去买,对还是不对。我只是坚守自己的路线,那就是坚持自主创新。

  而美的,刚好符合“收购海外机器人公司”的定语:继去年收购德国工业机器人公司库卡之后,今年美的已与以色列机器人运动控制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Servotronix达成战略合作交易。值得注意的是,美的集团旗下还有一家前些年收购的上市公司威灵电机,主要生产伺服电机。

  上海新纪元机器人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陈养彬对此讲到:“这两种路径选择,和两家公司的背景有关系,体现出两家公司的企业文化和发展理念的差异。

  格力本身就是做空调变频器驱动技术、就是造电机以及驱动器出身的,所以格力在伺服驱动这一块是掌握了一定的核心技术的。而且,格力选择走自己的路,是因为其遵循的一个原则——一定要自主知识产权。而美的选择的是一种快速成长的方式,更偏向于做产业链的整合以打造优势。不过收购了库卡,并不等于把库卡的技术吸收了,这是两个概念。

  但是知识产权这个问题,往开一扒,就不好说了。说是自主创新,但不一定禁得住往深处扒,真正打知识产权战的时候,谁输谁赢并不好说。所以我比较倾向于美的这种通过并购来快速扩张的方式,因为会占据更多的知识产权的优势,也容易真正做大做强、形成规模效应。

  举例来说,Google收购摩托罗拉的时候,其实并不在乎摩托罗拉这个公司市值多少钱。后来把摩托罗拉低价卖给联想的时候,Google已经把很多专利拿走了。所以知识产权的价值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重要。格力肯定也会去收购一些厂,不过没有高调宣布罢了。有些东西不一定都是自己做,适当的收购也是可行的。但是我们毕竟是企业家,我们也要自己发奋图强。”

  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中央研究院软件工程师谭波悦谈道:“我觉得从商业角度来讲,两者并没有太大差别,因为他们最终想要实现的目标都是一致的,只是走的方式不一样。格力较为独立自主,而美的的收购模式,可以大大降低其时间成本,让美的在短时间内与国际领先企业看齐。”

  “孰优孰劣,还是要看市场应用,因为这两家企业的最终目的是让更多的公司用上智能装备。只要能提供解决方案和满足终端用户需求,就是好的。”谭波悦说道。

  在格力智能装备发布会上,还有一点格外引人注目,即董明珠在发布会同时举办的论坛上表示,机器人里所有的核心部件都是格力自己研发的。在发布会现场,格力专门展出了其生产的电机、伺服驱动器、控制器、减速器等机器人产品的主要核心部件。

  陈养彬:“这个不能一概而论,最多只能说格力自己用的那部分核心部件可以自己生产了,因为这里面牵扯到很多。工业机器人的核心部件无非是这么几块,第一个是伺服电机驱动器,第二个是减速器,第三块就是控制系统和软件,还有一块很重要的就是传感器。

  我不好去评论格力的情况,因为我不是很了解,也没有解剖它的系统。但是目前,工信部出台的一些文件和官方文件都显示,我们在工业机器人的核心部件方面已经有部分解决了,比如像有些伺服驱动器和减速器。但不能说都已经完全解决了,因为机器人分很多种类,也有不同的负载,比如5公斤、 15公斤。”

  据了解,格力在其发布会上展示的减速器以RV减速器为主。机器人所用减速器一般分为RV减速器与谐波减速器,其中RV减速器主要应用在机器人力矩较大的关节,也是目前国内产品与国外差距更大的品类。现场人员介绍:“格力的减速器都是自己生产的,只是目前生产减速器的机床还是以海外厂商为主。”

  上海新时达机器人有限公司研发中心主管张敏梁说道:“虽然国内有一些企业可以做核心部件。但零部件这块主要还是进口,特别是减速器、控制器、驱动器,还有伺服电机这样一些核心的零部件,因为性能、可靠性方面都会更有保障。”

  谭波悦同样认为,有不等于优:“我不太清楚是不是能够全部自主制造,但是核心部件这一块还是依靠进口。”

  虽然中国企业在智能装备领域的表现并不够抢眼,但陈养彬表示,国产智能装备产业正在崛起。

  “像焊接机器人、移动机器人(AGV)这些国内都有在做。AGV这一块比较火热,坦率来说,做的也是蛮好的,都有广泛应用。应该说基本上跟上了国际的一些水平。但整体来说,还是比不上国际先进水平。可以看到,在‘机器换人’的时候,用国产机器人的公司是不多的。因为很多企业考虑的是安全稳定可靠的运行,所以会选择进口装备,毕竟人家做了那么多年,系统的稳定性、可靠性是确认的,自由度也更高。但是近两年国产机器人的应用是在增加的,所以我觉得,国产智能装备的崛起是正在进行时。”陈养彬如此说道。

  谭波悦也认为正在崛起:“不过国内智能装备的发展可能更‘着急’一些,因为市场不等人,行情在那儿呢。但还是受一些技术瓶颈的制约。而且市场培育做的也不是特别好,应用不是很普及,在南方可能比北方要更适用一些。”

  昆山佰奥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技术部经理孙少毅认为:“在国家产业升级政策支持下,我国智能装备产业得到了迅速发展。但仍存在突出问题,比如:技术创新能力薄弱,新型传感、先进控制等核心技术受制于人;产业规模小,基础薄弱,高档和特种传感器、智能仪器仪表、自动控制系统、高档数控系统、机器人市占率不足5%。我们还需要恶补基础技术,加速我国由‘制造大国’向‘智造大国’转型。”

  对于目前智能装备的应用现状,陈养彬说道:“需要认识到,机器人现在还在发展的阶段。所以机器换人不是替代人所有的工作,只是把一些又重又脏又累的活揽过去了,让人去做一些更多的需要人的工作。我认为,人机协作是现在目前机器换人最重要的一种方式。”

  “谈人工智能,还有点远。但目前‘机器人+大数据’这样的模式是一个方向。机器人不只是做简单的判断,用大数据给机器人戴上‘大脑’,使其能够执行一些更复杂的任务。另外,人机协作也是机器人发展的趋势。”陈养彬继续讲道。

  孙少毅认为,智能装备的技术发展趋势,应该是往智能化、柔性化、定制化、信息化的方向发展:“柔性智能装备是具有感知、分析、推理、决策、控制功能的制造装备,它是先进制造技术、信息技术和智能技术的集成和深度融合,且能适应生产场地、制造对象、生产模式的改变而改变的能力。”

  伺服系统是集电机、电力电子、微电子、单片机、通讯与接口等多学科、多领域的技术于一体的快速响应的执行机构,是工业自动化、机器人、数控机床等行业的核心控制部件。

  陈养彬认为,对工业机器人关节驱动的电动机,要求有最大功率质量比和扭矩惯量比、高起动转矩、低惯量和较宽广且平滑的调速范围。

  而对于机器人末端执行器(手爪)应采用体积、质量尽可能小的电动机,尤其是要求快速响应时,伺服电动机必须具有较高的可靠性和稳定性,并且具有较大的短时过载能力。这是伺服电动机在工业机器人中应用的先决条件。

  张敏梁认为国产伺服电机的可靠性还有待提高。因为伺服电机要能经受得起苛刻的运行条件,可进行十分频繁的正反向和加减速运行,并能在短时间内承受过载,所以可靠性很重要。

  谭波悦补充道:“核心部件像伺服电机和驱动器之类,还要做到体积小、质量小、精度高、轴向尺寸短。”

  虽然智能装备属于高端产业,对电机等核心部件要求甚高,但陈养彬对此很乐观:“虽然我们现在做得不是那么好,但所有东西都跟改革开放一样,要先引进,再吸收。我认为,在机器人成为潮流以后,才能有更好的发展机会。把市场做起来之后,会有更多公司会投入到这里面来。然后,一些研发实力强的厂家或供应商再合力把核心部件做起来。相信在逐步增强的市场牵引力下,国产的核心器件的进步也会很快。”

«   2021年1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搜索
最近发表
网站分类
文章归档
标签列表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